<address id="rvdv1"><listing id="rvdv1"><menuitem id="rvdv1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歡迎訪問中央民族歌舞團官方網站!

          講述 | 金海淑:從延邊到北京,中央民族歌舞團首批朝鮮族演員

          日期:2022/08/09 字號[  ]

          個人簡介


          張宇鑫 攝

          金海淑,女,朝鮮族,出生于1935年。1952年畢業于中央戲劇學院崔承喜舞蹈研究班,同年進入中央民族歌舞團工作,任舞蹈演員。曾擔任排練教員、舞蹈編導、輔導教學等工作。中國舞蹈家協會會員。其代表作有《稻谷場上喜豐收》《紅云》(合作)和朝鮮族女子獨舞《春》等。


          是中央民族歌舞團首批朝鮮族演員

          我是朝鮮族,家鄉在吉林延邊,剛到北京讀書時還不會說漢語。1952年,我從中央戲劇學院崔承喜舞研班畢業后,分到中央民族歌舞團工作。那時剛建團,分配來的朝鮮族演員有6個,我們是中央民族歌舞團第一批朝鮮族演員。

          剛開始建團時,我們團叫民族文工團。1954年,中南民族文工團跟我們團合并后,改為中央民族歌舞團。

          來團后,我參加了西南工作隊,下去演出采風,到云南學習傣族等各民族舞蹈。以前的孔雀舞獨舞一般由男子跳,著名民間舞蹈家毛相教我們孔雀舞的基本動作,還有打象腳鼓,都是原汁原味的,學到的是最地道的東西。


          1955年,赴新疆途經嘉峪關留影。(選自《鄭濰攝影集》)

          我們下去采風學習,一般學的是基本動作,主要學風格和韻味兒,到新疆也一樣。

          1955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成立時,我們隨中央代表團去慰問演出,在新疆演出、采風時間達8個月。記得去新疆的時候,坐的大卡車,因為走的全是土路,塵土飛揚,下車以后,都認不清誰是誰。

          1956年,我們又隨中央代表團去西藏,參加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成立慰問演出。中央代表團團長是陳毅同志。當時我們藝術團主要由中央民族歌舞團、武漢京劇院、重慶雜劇團等人員組成。

          這是我們第一次進藏,很艱苦,從西寧進藏坐大卡車,走了半個月才到拉薩。記得車上裝的軟椅,在途中晚上休息是搭帳篷、睡行軍床。一路上我們多半吃罐頭餅干什么的,到西藏后吃的也是代表團帶去的食物,領導要求我們不能占用人家一點東西。

          到了那里后,我們克服高原反應,開展慰問演出活動。由于缺氧,我在臺上跳舞呼吸上不來,每跳一個舞下來就趕緊吸氧,完了又接著上臺。那時我才20出頭。


          1965年赴西藏途中排練

          我一共去過西藏3次。第二次是1965年西藏自治區成立時去的。第三次是八十年代了,那時候從成都到拉薩已經通飛機了。

          當年下去采風學習也沒有照相機,基本靠腦子記,得有好的記憶力。后來慢慢地我們把學到的舞蹈素材,編排成新的演出節目,比如雙人舞《柴郎與村女》、獨舞《扇子舞》等,這是我以前經常表演的節目。


          黎族舞蹈《三月三》

          我在黎族舞蹈《三月三》里擔任過領舞,并在舞蹈藝術片《百鳳朝陽》里出演過這個舞蹈。后來我參加了音樂舞蹈史詩《東方紅》的演出,排練時間近一年。中央民族歌舞團參加的是第六場,我在里邊表演朝鮮族長鼓舞。


          從臺前到幕后

         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,我開始從事舞蹈編導,之后又擔任排練、執行導演等工作。


          朝鮮族集體舞《稻谷場上喜豐收》

          我與許明月合作創作的集體舞《稻谷場上喜豐收》《紅云》,在70年代初一度成為北京和部分省市舞臺上經常演出的節目。特別是《紅云》這個舞蹈,演出后,全國各省市不少文藝團體來京學習。1978年,在秋季廣交會上演出過。記得天津歌舞團學了這個舞蹈后,在出訪日本時演出了《紅云》,也受到日本觀眾歡迎。

          除了編舞之外,1977年之后,我開展了大量的講學、輔導以及排練節目的工作。先后到廣西藝術學院、廣西百色歌舞團、貴州凱里歌舞團、內蒙古藝術學校、福建廈門市歌舞團、廣西柳州市歌舞團等進行過輔導、排練,還辦過貴州省舞蹈短訓班、海南少兒舞蹈訓練班。在北京的一些歌舞團,我也進行過排練及教課。

          此外,我還為多臺出訪演出的歌舞晚會進行過編排工作。先后編排過朝鮮族、維吾爾族、烏茲別克族、哈薩克族、苗族、回族、黎族、傣族、蒙古族、藏族、傈僳族、哈尼族、彝族、漢族等民族的舞蹈。八十年代末期,還做過央視春晚的舞蹈編導。

          1991年,我隨中國民族藝術團赴加拿大參加國際民間藝術節,在為期一個月的藝術團演出中任藝術指導兼舞臺監督?;貒蟛痪?,又被派去新疆講學辦舞蹈學習班。一直到1995年退休前,我的主要工作是任舞蹈排練導演、舞蹈執行導演。

          我這人有個特點,排練從來不遲到,當執行導演更不遲到。有時我們的演員會遲到,我也不發脾氣,就要她(他)先等在一邊。等我排到差不多時才問,為什么會遲到???這樣過了幾次后,就很少有人遲到了。他們開玩笑說,海淑老師的排練場最累,我們不賣力氣的話,她一眼就看出來了。


          難忘的創作——朝鮮族獨舞《春》

          1991年1月,新中國成立以來首次單獨舉辦的全國少數民族舞蹈比賽(單人舞、雙人舞、三人舞)在昆明舉辦。經過7天角逐,在眾多的舞蹈作品中,由我編導的代表中央民族歌舞團參賽的朝鮮族獨舞《春》,獲得作品、表演、音樂、服裝等四個獎項,并受到廣泛關注?!度嗣袢請蟆贰侗本┤請蟆贰洞撼俏幕瘓蟆贰段璧鸽s志》等都刊登了關于《春》的評論文章,對作品給予了很高評價,對演員的表演給予充分肯定。


          當時來說,用獨舞的形式去表現“春”,有一定的難度。我運用舞蹈的思維,給予了新的立意——春,像妙齡的少女,解開緊裹的冬紗,留下春的串串足音,悄然把秀麗的身姿映在廣闊的天地之間……這個舞擺脫了一般用花與草來表現春天的模式,賦于作品詩的立意,使之充滿了詩情,讓人從舞蹈中感受到春的信息,春的色彩。

          賽余閑聊,有人對這個舞的評價是,詩意濃過了舞韻,淡淡地來了,淡淡地又去了。從大幕拉開到閉上,舒緩到底,表現出了春的意境,使人記住了整個舞。

          工作幾十年,我一直是忙忙碌碌的,從沒停下來過。以前我幾乎不做飯,不是不會做,是沒時間做飯,基本上都是吃食堂,還是覺得挺對不住孩子的。孩子小的時候也陪得少,記得兒子出生才三個月,我就接到出國訪問演出的任務,就請了保姆帶孩子,給孩子吃奶粉。記得那次是六十年代初期,去的印度尼西亞。我們從廣州乘船一個星期到了雅加達,到那兒以后開始演出。在印尼待了兩個多月,回來時孩子已經半歲了。

          退休后,我參加了不少社會活動。1997年,還受邀去加拿大擔任第五屆北美洲中國舞蹈比賽評判,并教學舞蹈,在那兒待一個多月。

          一晃,中央民族歌舞團建團70周年了,希望咱們團越來越好!


          記錄整理、制作/楊春苗

          紫大粗黑蘑菇头噗嗤噗嗤

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vdv1"><listing id="rvdv1"><menuitem id="rvdv1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